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比特兰的“背叛亲人”?面对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比特兰新浪财经

  • www.sbd.7788.com
  • 2019-03-14
  • 87人已阅读
简介BCH分叉、货币价格下跌、主营业务萎缩、IPO停滞……当冬天来临时,即使是比特兰也逃不过商业萎缩、减薪和裁员的命运。在块链之外,AI是B

    BCH分叉、货币价格下跌、主营业务萎缩、IPO停滞……当冬天来临时,即使是比特兰也逃不过商业萎缩、减薪和裁员的命运。在块链之外,AI是BitCont.的少数选项之一。但是这条路充满了变数,因为武吉汉和江克联盟之间的矛盾。成为街区链条世界的绝对国王,或者慢慢沉沦——对于比特兰来说,命运的平衡是不断摆动的,它最终将完全倾斜到一端。矿工们卖不出去。北京五环外的奥北科技园三面环抱着公园和绿地。与中关村和上帝相比,这个地方显得微不足道。很难想象,世界上最大的矿业公司比特大陆的总部坐落在一栋四层楼的办公大楼里,没有任何技术意识。卡车时不时地从门前经过,拉走科技园旁边工厂生产的污水管道,扬起灰尘。就在这里,数以百计的芯片工程师已经研发出了一代又一代的蚂蚁矿工。这些嗡嗡作响的矿工遍布世界各地,构成了比特兰生存算法的基石。今天,全球生产的新比特币矿商中,每10个中有7个来自比特大陆,10个新比特币块中有4个由比特大陆控制和投资。这意味着后者控制着比特币总在线计算能力的40%。如果你站在矿井的门口,感受着芯片带来的热浪和风扇运转的声音,你就会意识到比特大陆的可怕力量。”一位曾经信任比特大陆矿工的矿主说。矿工们对比特兰的感受总是复杂的:既敬畏又恐惧。事实上,当市场行情高涨时,许多人都很感激苦特兰的大陆,因为苦特兰靠矿工赚钱。例如,刘文山,一位四川矿工,他于2017年进入矿业。他与一位朋友合伙做矿山托管人,从十多台采矿机开始,发展到3000台采矿机。它们大多数是来自比特大陆的S9蚂蚁。这是当时最火的矿工,计算能力强,性价比高。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赚了一百多万美元。但在熊市中,情况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12月11日,蚂蚁矿工的官方微博郑重推荐了一座价值117000元的新矿DR5。微博下面只有一条信息:“这个市场,矿商还需要吗?”疲软的数字货币市场使比特兰的矿山机械业务急剧萎缩。最直观的表现是矿山机械价格的下降。目前,S9系列S9j 14T在BitCont.al.com上的最低价格是2300元。一年前,甚至作为基本基金的S9也被炒到了32000元的高价。最近,Twitter用户BTCKING555报告今年第三季度亏损7.4亿美元,全年预计亏损12-15亿美元。BitCont.al由于处于IPO的沉默期,一直以“不予置评”作为回应,但其困境已不再是矿业界的秘密。在华强北经营采矿机械产品的李兴怀(音译)告诉一个街区连锁记者,在比特兰很少有人买新的7纳米采矿机。其原因是,该行业状况不佳,新矿商在增加。”在过去的两年里,神马和岩心采矿机的崛起使比特大陆公司感到了更大的压力。”李星怀说,“矿商从来不承认这个品牌,只考虑哪个矿商更有利可图。”以神马矿业公司9月份发布的M10为例。它使用上一代16纳米技术,但功率与功率比可与7纳米版的蚂蚁矿工媲美。神马矿山机械公司创始人杨作星兼职参与了S7、S9型蚂蚁矿山机械芯片的开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说,由于他的离职,比特大陆公司的芯片开发在过去两年中停滞不前。”T3是最新的矿坑硬币开采商,在计算能力和能耗方面比S15更好。“矿工们用脚投票,”李说。“Mineba”质疑矿工和采矿池是块状链世界的计算基石。以算术为武器,BitCont.曾经试图根据自己的意愿“改变”块链的世界。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的上一次低迷中缓慢回升。但是,比特币社区的BitCont.却发现了反对自己的声音。比特币核心,一个由Nakamoto退休前指定的开发团队,打算在比特币块链之外建立一个名为“闪电网络”的协议层。雷电网络可以加快比特币小额划拨的确认,但也可能造成矿工小额划拨费用的损失。由BitCont.表示的矿工的另一个解决方案是直接扩展Bit.块以适应更多的事务。但同时也会提高开采门槛,使比特币矿业更加集中。2017年8月,投资比特大陆的ViaBTC在多次争吵、责骂和分歧之后推出了比特币硬币叉。用于大块方案的比特币现金(BCH)已经出现。借助于BitCont.的计算能力,BCH迅速站稳脚跟。BitCont.第一次体验到了算术之美。问题出现了。BCH的激进反对者将吴继翰称为“矿业欺负者”和“货币无赖”。更多的人怀疑BCH是比特大陆的“企业货币”。这不是一个空白的陈述。根据IDG Capital的一份内部投资报告,BitCont.将其15亿美元转换成BCH,并将其主要利润用于购买BCH。根据报告,BCH相当于BitCont.al业务的Tokenization。但在熊市中,BCH已经变成比大陆更无底的深渊。BitCont.每天花3000万美元购买BCH,否则BCH随时都会崩溃。即便如此,熊市中的BCH仍然在下降。自今年年初以来,BCH的价格已从2920美元跌至76.6美元的最低点,下跌了97.4%。即使基于BCH(ABC)和BSV价格之和(143.8美元),BCH一年内也下跌了95.1%。但是比特大陆公司一直无法放弃BCH。一位BitCont.al的员工告诉Block Chain的记者:“外界可能不知道我们员工的膳食补充剂是以BCH的形式分发的。”今年11月,BCH社区又卷土重来。CSW是澳大利亚亿万富翁,一直声称自己是中本。在分歧战中,ABC开发团队在BitCont.的支持下占了上风。然而,BitCont.并不满足于支持不属于自己的开发团队,而是希望牢牢掌握BCH的生命线。12月1日,BCH网络上的558847块被一个未知的矿井挖出。这个块是由一个全新的客户端软件生成的。后者是用围棋语言编写的,而不是C语言。这个新的BCH客户端来自BitCont.。产生它的工程叫做哥白尼。根据BitCont.的说法,在Go中重新编写BCH客户端可以降低开发人员的阈值。但是Reddit的用户在BCH部分写道:“BitCont.形成了哥白尼项目,哥白尼用日心理论推翻了地心理论。”BitCont.不敢用这个名字来告诉你谁是块状链条世界的真正中心。一位接近BitCont.的人士告诉Block Chain的记者,“BitCont.严重依赖现金流,但现在矿商不稳定,IPO进展不顺利,BCH分歧更严重。”BitCont.在BCH分歧中的表现也引起了公众舆论压力。吴继翰动员了相当于30万S9的计算能力,这相当于坐下“矿霸”这个词。03。路线之争:Bitland就像一棵巨树,它的根基深深扎根在土壤链中,吸收养分,但它的枝叶都在拼命逃离世界链的枷锁。货币价格暴跌,矿工关闭,矿山关闭,矿工逃离……街区链条最黑暗的时刻已经到来。对矿工来说,改造人工智能芯片已经成为少数几个选择之一。我们应该继续坚持矿业还是彻底改造人工智能芯片?如果人工智能被转化,应该投入多少资源?恐怕这些问题的答案对大陆本身并不清楚。公司战略方向的不确定性,以及块状链产业不知何时结束的漫长冬天,将使比特大陆的未来充满变数。招股说明书显示,BitCont.采用了联合CEO制度。杰克集团,领先技术的首席执行官,持有比特大陆36.58%的股份,而吴继汉,在资本,市场和销售方面的领导者,持有20.5%的股份。对大陆来说,发展路线也与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密切相关。财经报道称,吴继汉和杰克集团在比特兰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存在分歧——吴继汉支持BCH,而杰克集团希望AI芯片。在这种情况下,团伙是不可避免的。《财经》杂志称,詹姆士团的前任军人抨击发展人工智能是“理想”的,而武吉汉派则认为詹姆士团“在做人工智能方面感到无所不能”。吴继汉一直是比特兰最有名的发言人。但在货币界,众所周知“杰克俱乐部才是真正的交易者”。BitCont.的早期雇员告诉Block Chain记者,当他在2015年左右加入BitCont.时,该公司的官方名称是“Di Weishi”。工商业数据显示,它是由杰克集团创立的,其主要业务方向是数字机顶盒芯片。2017年后,杰克团开始频繁地发言。今天,流传最广的杰克团照片来自于对外国媒体夸兹的采访。在这张照片中,杰克·团站在一块白板前,介绍比特大陆的AI芯片生产线Sophon。从那时起,詹克斯夫妇就成了比特大陆所有人工智能企业的代言人。在人工智能领域,吴继汉一直是一个未知的支持角色。今年四月,杰克联盟悄悄地出现在他的家乡福州闽侯县。两个月后,BitCont.与福州签署了合作协议,并加入了福州智能城市项目,在福州本地软件园福建后院分店。10月,比特大陆宣布投资13亿元在福州建立计算风科技工业园项目,并注册了其子公司福建计算核心技术有限公司。詹克夫妇开始在他们的祖国重建一个只有人工智能的咬人大陆。然而,吴继翰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场与BCH的分裂敌人CSW的责骂战。人工智能能为BitCont.创造新的未来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容易找到。清华大学最近发表的《人工智能芯片技术白皮书》表明,针对特定需求的FPGA和ASIC是未来人工智能芯片体系结构设计的趋势之一。ASIC是比特大陆最擅长的领域。但在BitCont.al AI业务面前,是比矿业更强大的敌人。不管是NVIDIA、英特尔、谷歌等国际巨头,只有国内AI芯片领域、寒武纪、中国科学院背景、华为、电信业巨头、阿里在打造“平头兄弟”方面的巨大投资,在资源上都优于比特兰。连锁记者。04。金融危机,突然的裁员,似乎预示着人工智能在比特兰的第一场战斗的失败。从独家消息来源得知,在2018年10月底,比特兰解散了AI机器人在深圳的全资子公司新物种,数十名员工被解雇。“新物种”的前身是“萝卜科技”智能早期教育机器人企业。2017年12月,詹克斯领导了BitCont.的收购,更名为“新物种”,胡勇,前任萝卜技术首席执行官,成为BitCont.al机器人业务的负责人。工商业数据显示,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杰克公司。数字货币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但人工智能芯片的春天似乎还很遥远。对比特兰来说,目前最大的头疼是金融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数字货币价格的上涨,比特兰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疯狂扩张,拥有近3000名员工。在中国,其办事处覆盖北京、上海、天津、深圳、成都、福州和香港。此外,BitCont.在美国、以色列和新加坡设有子公司。在熊市意外到来后,高昂的人力资源成本给比特兰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几名2019年级毕业生向连锁记者汇报说,在比特兰今年的招生过程中,出现了人力资源断线的异常情况。”一次笔试,三次面试,人力资源部协商价格并口头报价。”北京某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对一家连锁大学说,“最后,还没有正式报价。”“人力资源已经失去了联系,找不到了。”他还说,他发现过去两年,BitCont.的大多数学校职位都与人工智能有关,几乎不参与矿工芯片业务。今年,比特大陆学校的招生口号是“核心大陆,人工智能的未来”。学校招聘中与采矿机相关的部分也改名为“服务器基础设施”。这与BitCont.员工的反馈是一致的。今年,来自比特兰的大多数新名人都在人工智能领域。其中,唐伟伟,英特尔中国前人工智能市场负责人。在比特兰,他还担任人工智能产品总监和产品战略总监。唐伟伟常说,BitCont.是一家人工智能芯片公司,这使得很多支持吴继翰的员工很不高兴。这位前工作人员说。人工智能也许能够支持比特大陆的未来,但是目前它不能产生现金流,从而加剧了比特大陆的金融危机。12月10日,以色列媒体Globes报道说,比特兰关闭了在以色列的办事处,23名雇员已经复员。就在五个月前,《环球报》还报道说,比特兰打算在以色列继续招募40名员工。比特兰的金融危机似乎比外界想象的更加严重。一位接近BitCont.al投资者的人士告诉记者,一家连锁街区的记者说,11月中旬,云南建植IPO计划搁浅,给BitCont.al投资者造成了巨大的打击。香港交易所质疑内地主要业务的不可持续性,未能对内地大量加密资产作出适当评估。在招股说明书中,BitCont.28%的资产是数字货币,其中绝大多数是BCH。与2018年6月30日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情况相比,BCH价格已缩水81.7%(包括BCH分叉后产生的BSV)。在长期的熊市中,即使作为比特兰大陆的一个巨人,它也必须为生存而挣扎。在国内外诸多困境中,作为块状连锁世界霸主的比特兰面临着自其建立以来最大的危机。最后的熊市在S5矿商的帮助下和精确的成本控制下幸存下来,并成为最大的赢家。历史不会重演,但它总是带有同样的韵律。当熊市来临时,比特大陆能找到决定其命运的神奇之脚并重建其传奇吗?免责声明:由媒体合成的内容来自媒体,版权属于原作者。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复制许可。本文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而非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责任编辑:孟然

文章评论

Top